斋书苑妙笔阁
  1. 斋书苑妙笔阁
  2. 修真武侠
  3. 神明的道听途说
  4. 第102章 经此幻流离(5)
设置

第102章 经此幻流离(5)(1 / 1)


“那我也必须去做。”无论是为了敖七师还是梨幼雪,她都要身犯险境。她一跃而下,潮流涌动之声在耳畔分外清晰,咕咚咕咚淹没意识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点如骨附髓般的刺痛感。

想必那就是零说的幽浮所至吧?确实有点痛,但她顾不上,拒霜挥指外设一个法罩,专心下潜。

远远在龙宫门前,便见到接引的鱼仙子,“流幻上仙见谅,我家七殿下状况紧急,请上仙移步。”拒霜点头,二人也不多叙,便火急火燎地一齐往龙宫深处飞去。

来到一宫前,宫名凝微。

拒霜踏入宫中,一身罗绮的贵妇人着急迎来。“仙子,烦您看看七师。”

这大概便是敖七师的母后吧?拒霜规矩行礼,“夫人放心,七师亦是流幻的朋友,流幻定竭尽所能。”

贵妇人愁眉稍舒,引着她入内,金丝锦绣的软塌上,敖七师瘦弱的身子几乎被掩盖。

拒霜走近细看,他的表情却恬淡,似并无痛苦,只是睡着了一般。

她运转流轨之力,轻吟一声,“共境一鸣。”那淡淡的星力在房间蔓延开来,散于虚无,却忽然带回了一声悦耳的‘叮铃’之音。

拒霜了然,“有共鸣之音。七殿下果然是困于了境内。”

“仙子,那现在如何是好?”

“夫人且替流幻守好房间,莫要让人前来打扰。”

贵妇人皱眉不解地看着拒霜,等她下文。

“我要入境带七殿下出来。”

——

不知名境内。

拒霜落地后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迷宫内。

“难不成这个境是个迷宫?”

她抬头看去,天色如常,只是东方有红光隐隐,似乎有大事正在发生。

拒霜直觉自己应快些走出这个迷宫,才能窥得真相,她欲腾云飞起,却发现腾云驾雾的法术根本无法使用。

平常法术似乎被迷宫中的特定规则压制着,但她也不恼,抬臂运灵,以流轨之力在迷宫的上方变幻出一面巨大的镜子,不断朝外延伸。

拒霜抬眸看去,才发现迷宫是有尽头的,看来是境有意将她锁在此处。

根据镜子的倒像,她发现迷宫呈方形,唯有南边是出口。

她朝着南边,边对照边摸索着路,却猝不及防遇见了一个坐在迷宫墙上的紫衣少女。

阳光自她头上照下,拒霜有些看不清她的面容。

“神使。她就是梨幼雪。”

“啊???”拒霜心中震惊。

然零只抛下一句,便消失了踪影。

一片云恰好飘来遮掩日光,拒霜看着面前的女子,心跳漏拍。

冷冽与妩媚,灵动又沉寂,皆容在她那身段与面貌中,如此矛盾如此特别。但拒霜还是觉得少女眉眼处生出分熟悉之感。

少女晃荡的双腿,好整以暇地看着呆愣的她。

“你是谁?”

还未等拒霜回答,她从墙上一跃而下,瞬移抓起她的手看了几眼,疑道“流轨?你也是九重天的帮手?”

“咦?阿弃不是说只有七人么?怎么多出来一个?”少女抬眸,一双冰蓝瞳眸盯着拒霜,“喂。你到底是谁?”

据少女的三言两语,拒霜有了大致的推测,这个时刻应正是神魔大战之时。梨幼雪在这场大战中,以一己之身,对敌九重天七大结境者。

“我是与此地无关的人。”拒霜想挣脱开,却发现眼前的少女精神力竟比自己更胜一筹,自己根本无法动弹。

“哼。管你是谁,不准你打扰阿弃的计划。”少女转身唤出一木剑,便要向拒霜劈来。

拒霜忙举身后撤,唤出失去弓横挡住木剑的巨力。

“哦?你竟也是树族。”少女瞄了她弓一眼,将更多的精神力威压在木剑上。

拒霜不敢马虎,将流轨之力运转至一重界限,却仍是强弩之末。

然此时,她发间的梨木簪却忽然剧烈抖动起来,震开了拒霜一髻青丝。

梨木簪似有意识般,灵光大盛,竟变幻出得与少女的木剑一模一样。

少女显然比拒霜更为惊讶,一时松懈,拒霜赶忙挥灵,将二人距离拉开。

“你!你怎么会有我的梨历剑。”少女举起剑指向拒霜,散发数道崩山剑气,而化为木剑的梨木簪则挡在拒霜身前,将凌厉杀意一一化解。

“这...是我姑姑送我的木簪,并非你的宝剑。”拒霜无奈回应,她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。

少女敛下浑身杀意,朝拒霜走来,处于防备的木剑也同时失了灵气,重新变回木簪落在拒霜手上。

“喂,你...能不能把这簪子给我瞧瞧?”少女冰蓝的眸子不知为何少了大半敌意。

若是旁人,拒霜自然不给,但眼前的人是自己的任务目标,总得打好关系才好办事。

拒霜点点头,将手上的簪子递了过去,少女伸手,却在接过的瞬间,如触电一般倒地昏迷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???”拒霜一头雾水,赶忙将少女扶了起来,“喂,醒醒啊。”她轻轻摇了摇,少女却只是蹙紧眉心,似是沉在噩梦中一般。

正当拒霜想加大力度,给她两巴掌时,她睁开了双眼,一下子从拒霜的怀中弹开。

“你没事吧?”拒霜也不计较,语气不由带了几分担忧。

少女站起身,将木簪丢回给她,“走吧。我带你出去?”

这魔女怎么突然变脸了?拒霜想不明白,却也顺从地跟在她身后,以不变应万变。“你不怕我破坏你那啥阿弃的计划了?”

少女笑了一声,“若要对我不利,刚才便动手了吧。”少女放慢了步伐,转身看着她,“我叫梨幼雪。你叫什么?”

“墨拒霜。”拒霜回应,梨幼雪却觉得有趣般,多了几分笑意,“一雪一霜,你我好像有点缘分呢。”

“嗯。你不杀我便是最大的缘分了。”拒霜叹了口气,梨幼雪耸耸肩“一场误会,你别往东边跑就是了。”

“梨幼雪,我想找个人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“你且说。不影响计划,我都可一试。”

“你知道东海七皇子敖七师在哪里吗?”拒霜认真看着她,生怕错过她表情的分寸变化。

梨幼雪一脸懵然,“龙族么,男子都在打架呢。至于妇女幼儿之类的应该避难去了吧。我怎么知道在哪里。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